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文化?>?旧闻解密
投稿

弥留中的蒋介石:反复请人读清明诗句

2019-09-02 23:21:13 来源:我做蒋介石“御医”40年:熊丸先生访谈录 作者:陈三井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蒋先生过世的前几天,兴致还很高的时候,常找一位四川护士罗小姐替他读唐诗。他一直很喜欢唐诗,但就在那几天,先生突然要罗小姐为他读“清明”诗,罗小姐翻了翻书,发现题为“清明”的唐诗有两首,一首是“清明时节雨纷纷”,另外一首则是古诗。先生就是要罗小姐替他读这首“清明”古诗,而且还连读了好几遍。我当时记得很清楚,现在虽不大记得,不过我记得它最后几句的意思是:“任何事都不必看得那么多,最后还不都是一堆荒土。”

蒋介石的医疗系统

蒋介石到台不久,又连任第二届“总统”。

如今回想,实觉蒋先生的医疗系统一直没有做到最好,感到十分遗憾。其实蒋先生身边本就不该仅我一人担任四五十年的医生,他是那样重要的人,至少也应有好的医疗团与完善的健康计划,为他的健康问题把关。

但先生却……对自己的健康不够在乎,而在金钱方面能省则省,不浪费国家任何一点钱。过去我曾一再向他建议:“只有我一人照顾‘总统’,恐怕有很多疏忽之处,现在荣总医药很进步,是不是到荣总再找个专家,和我一起负责‘总统’健康?”但蒋先生每次都答:“现在这样蛮好!”

我自1943年担任蒋先生侍从医生起,每周约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待在他身边,只有一小部分时间可以回家。事实上老先生并不需要贴身医生跟着他,他的健康状况一直都还很好,因他乃军人出身,每天生活定时,既不抽烟也不喝酒,还经常运动,懂得控制工作时间,不过分忙碌,这一切均造就了他健康符合标准的条件。但即使如此,他与医生的配合度仍很高,也与医生保持密切联系。

亚博国际帐号注册亚博体育在线平台信誉亚博体育在线平台信誉起初夫人的医药系统与蒋先生分家,故我们平常只在请吃饭时才与夫人在一起。当时与夫人最谈得来的医生,是北京协和医院院长刘瑞恒,也是国际知名外科,所以那时候我们对夫人的健康几乎很少过问。但蒋先生便离不开我们这群医生,他自拔掉全部牙齿,装上假牙后,口腔里便经常发生溃疡。当时并没有什么特殊有效的药可治疗溃疡,只能利用硝酸银将溃疡烧掉,所以我们那时经常要替他擦硝酸银,好让他再戴假牙吃东西。蒋先生的口腔每月总有十天左右的时间是破的,因此我们几乎一天到晚跟着他,为他擦药。除此之外,他的身体各部位都非常健康。

蒋先生要找医官时,都会提早叫副官找我们,以便给我们准备的时间。而我们有时明明就在附近,但还是会故意让他等上个十分钟再去,因为如果养成随传随到的习惯,往后如果因故晚到些,他就会问我们怎么晚到了。但秘书工作便不能如此,当时周宏涛先生担任蒋先生的机要秘书,蒋先生住在官邸楼上,宏涛则住楼下。蒋先生房间有只电话可直接与宏涛联系,只要蒋先生一拿起电话,宏涛得马上接听,蒋先生若说:“你上来”,宏涛马上就得上去。因为蒋先生随时都有公事办,所以机要秘书几乎24小时随时待命,工作比我们紧张得多。

在我进官邸前,吴龄深医师共跟了蒋先生五年,而在吴龄深之前是一位金医师,此人于北伐时期便跟了蒋先生。先生几乎是用了一位医生,便只找这位医生看病,所以他一辈子没用过几位医生。而我除了曾经两度出国又回来外,差不多也是有始有终地跟着他。

徐蚌会战之后,大陆情势危急,蒋先生“引退”溪口。他在溪口生活十分有趣,行程满满不停,每早都到一处儿时母亲带他去过的地方(多半是庙宇),最后几乎整个溪口都走遍了。我们那时跟着他,也可看出他的情绪虽不佳,但身体状况却还不错。由溪口到上海的途中,蒋先生不断在海上视察,研究哪些地方可守,而哪些地方又该弃守。那段期间他的心情十分烦闷,我们经常有四位高级人员陪他吃饭,我发现他那时胃口都不怎么好,牙齿也经常出问题。但他那时却不大找医生,径自在那儿研究军事情况。

到上海以后,情势更是危急,当时蒋先生曾誓守上海,在敌机轰炸十分猛烈时仍旧不走。那时他的胃肠不好,常有呕吐现象,但因情势危急,恐怕到外面找专家也靠不住,我只好自己想法子来维护他的健康,总算是撑过那段时候。后来蒋先生自上海乘江静轮直航马公,这段时间夫人在美国,不在先生身边,所以蒋先生对自己的身体也很保护,与医生十分配合。

阳明山车祸

1968年,蒋先生和夫人曾在阳明山出了一次车祸,那天先生与夫人出去散步,照例有前导车开道。过去他们每次出去,座车与前导车间通常有一定距离,所以座车司机从不知要踩刹车,只要负责到达目的地再停车即可。

那天到阳明山时,山上突然下来一辆军用吉普车,那吉普车下山一看到蒋先生座车便慌了,立即加速从旁开过,但因他有点紧张,开车技术又不好,车子一加速便擦到蒋先生车队的前导车,前导车一看吉普车擦过来,因不愿与它相撞,立即反射动作便是踩刹车,然而座车司机从来没有踩刹车的习惯,因而直接撞上前导车,形成自己撞自己的情形。

蒋先生与夫人当时都在座车里,因车内空间很大,又没有系安全带,所以车祸一发生时,蒋先生与夫人都随着车子撞击而由椅子上弹起,撞到车顶。夫人从自己的座位上跌到前座,蒋先生也跌撞了一下。那一次车祸夫人受伤较重,当场整只脚没了知觉,蒋先生倒没什么外伤。后来我们立刻将两人送往“荣总”医治,肇事的吉普车一看到发生车祸,竟吓得赶紧逃逸。后经调查,还是找出那位开吉普车的师长,其实他当时只要别慌张,把车子停在一旁就好,一切事情都不会发生。

在车祸发生后的一次例行体检中,我们在蒋先生的心脏大动脉中听到了杂音,这是过去从来没有的。心脏大动脉有杂音,表示主动脉瓣膜有些受伤,只是车祸发生时蒋先生自己并未察觉,故照常办公。但就从那时起,他的精神便不像从前那样好,当然这与他的年龄有关,但亦应与那次车祸导致心脏瓣膜受伤脱不了干系。人类的心脑干主动脉瓣膜破裂,等于抽水机的活塞坏了一样,血打上去又会倒回来,这是导致蒋先生日后心脏衰竭的一大原因。

责任编辑: 孙丽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今日报道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今日报道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今日报道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6 鲁ICP备16043527号-1

鲁公网安备 37010402000660号